网络公关公司-企业信用修复,企查查,爱企查,天眼查修复

在微创新和产业链的开放上我们还是有一些不匹

网络公关 0

  移动互联网为什么快速呢?最大的问题就是解除了线,把人从空间、时间里释放出来,人们可以随时随大量地利用碎片时间,你在等电梯也好,包括现在在会场上听演讲也好,都可以利用自己的碎片时间访问互联网,享受互联网的服务。

  从用户来看,应该说现在移动互联网用户还是少于PC桌面的用户,我们预测未来三四年后有一个交叉点,那个时候通过手机或者移动终端上网的时间、人数和次数都将会超过我们现在所理解的PC上网记录,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腾讯不能死守在即时通讯的领域

  网络的服务和产品如果不根据形式的转变去调整的话,我认为会遇到很大的危险,包括现在投身于创业的朋友也要更加关注这一方面的发展。当然,看到这个机会的人一定很多,一样会有很惨烈的竞争,也一样会有比较难熬的时间。

  因为毕竟大家觉得前途很好,所以会不惜血本,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也会不断地投入热钱进来,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都会进行激烈的市场竞争,但是未来始终会有非常好的前景。

  腾讯虽然在即时通讯领域领先,但是我们意识到这个世界在变化,人们的交流也在变化,SNS的崛起,使更多人的时间不一定用在即时通讯上,他们中的不少人可能会转入到SNS的通讯方式上,还有一些会转到微博的应用。腾讯要根据时代的变化不断地调整自己的产业结构,而不是死守在即时通讯这个领域。

  无论是E-mail还是微博类实际上都体现了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终端上会有不同的需求,它不是一个完全取代另外一个,而是互相共融地生存,谁能整合得更好,能够真正方便用户的使用,才能有更好的前途。网络游戏的基数很大,但是第二季度开始放缓了,这里面其实有一定的风险,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中,特别是创意产业中,仍然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我们看到,互动娱乐的市场也在演变,过去传统的基于PC端的大型网游是最大的一块市场,但实际上它也在接受转变。基于SNS网络的游戏,还有轻量的娱乐的方式,包括iPhone的游戏,会分流到移动互联网,也会分流到社交网上去,但是整体来看娱乐这一方面还在高速地增长。

  开放的互联网为创新者带来什么样的机会?全球最国际化的社交网络是Facebook,仅仅400多天的时间,它所支持的中小网站数量就达到了25万。我们看它最近又推出open graph(开放图景)的开放平台,20天内就有10万个中小网站使用Facebook的社交插件了。在国内与QQ结合是目前最常见的社交网站模式之一,我们也正在走开放的路,但是这个步伐慢一些,因为它的难度相当大,对于腾讯来说它和纯粹的SNS的基础是非常不一样的,但是将SNS的资源和用户的资源向其他的开发者开放,毫无疑问是未来的方向。

  腾讯的创新、努力与反思

  1999年第一届的“高交会”,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这一届“高交会”上,我们接触到一些风险投资,正是有这样的契机,腾讯才能在深圳获得互联网方面风险投资的注入,才有了今天。

  过去的12年,从公司成立到“高交会”后的风险投资,前面的3年,腾讯没有很好的商业模式。到2001年,通过中国移动的梦网计划,我们创新地结合了即时通讯以及短信互通的方式,这是全世界第一个大规模商用的互通,也是腾讯的第一桶金。腾讯从当年6月份开始赢利,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当中最早赢利的。

  从2001年我们开始做互联网增值应用,对腾讯来说这是非常大的收入,如果说腾讯在全球互联网发展当中有着一些创新,那就是在增值服务方面的开发。2004年腾讯在香港上市,2009年收入超过100亿,2010年有1亿的QQ账号同时在线。

  腾讯在很多细节上研究用户的体验,然后进行创新,在即时通讯方面,QQ最常用的功能之一就是截图、发送,腾讯是全球第一个申请这方面的专利,我们也看到其他国外的互联网企业还没有用这样的专利。类似这样的例子是非常多的,腾讯在过去也积极地在知识产权方面做大量的积累,目前超过了很多国外互联网公司,在全世界排在第三位。

  在微创新和产业链的开放上我们还是有一些不匹配的,2010年上半年总收入是13亿元。但是,我们最大的一项是互联网增值应用,占腾讯一半收入的网络游戏,有60%~70%是和合作伙伴共同开发、共同运营的,网络游戏的平台下面有非常多的游戏开发商、游戏运营商,有着很长的产业链,外界还非常不清楚,以为所有的游戏都是腾讯开发的,而没有给中小的开发商机会。

  实际上,腾讯过去做了很多工作,从分成的绝对值来看,是国内互联网公司当中最大的。我们做了一些事情,但是并没有去总结,而且也没有更加开放给一些中小企业和中小开发者,这是腾讯需要反思的地方,未来我们会更加开放,把整个平台提供给其他开发者以便共享资源。

  非常荣幸腾讯是伴随着深圳特区成长的企业,特区的30年,我们有27年的时间在深圳特区,在这里读中学、读大学,在这里工作、创业、成长,到现在其实都和深圳这块热土密不可分,从来没有离开过深圳,我们也感谢特区这30年的发展,感谢深圳特区对高新产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