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公关公司-企业信用修复,企查查,爱企查,天眼查修复

互联网时代下,领导力的新常态

网络公关 0

  从结构洞理论去理解创新

  我的博士班导师Ronald S. Burt是芝加哥大学的社会学教授,专门写了一本书叫《结构洞理论》,就是帮助我们怎么去找到这个创新的点。很简单,连接不同人群、文化、思想、连接点,就叫结构洞。就这么简单,但这一招千变万化,神鬼莫测。

  我继续说以色列,以色列除了有地理上的多元性,还有好几重结构洞。打比方,它是欧洲、亚洲、非洲的交界处,是个结构洞;它是一神教的起源地,这也是结构洞;还有一个最可怕的结构洞,犹太人从全世界汇聚到以色列这个弹丸之地以后,他们就带来全世界各个地方的、各种各样的、多元的文化、知识和思想,这就造就了以色列今日创新的奇迹,这是国家层面。

  公司层面,任何平台性的公司玩的都是结构洞。苹果的创新最重要的不是触屏功能,而是App,无数人设计App,无数人应用App,他就占据了这个结构洞。

  个人层面的结构洞,我举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人——马云。马云有几层结构洞呢?大家仔细想想。首先,马云外语好。原来都是印度人牛,每次开什么达沃斯之类的,都是印度人在那侃侃而谈,现在我们终于有了马云这样的英语讲得这么好的人,所以他能把东西方文化结合起来,这就有了第一重。还有第二重,马云来自中国制造的中心——浙江杭州,社会地位也不算太高,小时候也经常在街上打架,所以他连接了中国制造和外面的世界。还有第三重,马云是个英文老师,他不懂技术,他怎么能搞成一个高科技公司呢?大家知道第三重结构洞在哪儿吗?马云教书的第一个学校叫什么?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他的学生全部都是懂电脑的,明白了吧?正是这三重结构洞,造就了他今日的辉煌。

  原来中国人懂结构洞也没用,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是一个一个的土围子、一个一个的圈子、一个一个的封闭人群。你说我要去做结构洞,没人理你,人家反倒觉得你这个人蛮可疑的,你要干啥呢?但是互联网时代,就有连接的红利,你就会发现,你可以去想办法找到两大人群中间的结合点,然后创造属于你的利润,刚才房多多的例子是一个最经典的例子。所以“互联网+”是什么意思,其实就是“鼠标+水泥”,是一回事儿,就是把两个原来不相干的东西搭在一起。当然,这个搭的过程很艰难,需要花费很多很多心思,需要很多很多辛勤的劳动。

  组织必须回到人的根本

  这种互联网时代,组织就有些特殊的地方。大家都知道我在中欧讲课讲了将近十年,讲这个智慧型组织。总的思想很简单,就是而今你要给年轻人发三份薪水,人家才肯给你干活。第一份是财富的薪水,第二份是能力的薪水,第三份是价值观的薪水。这是智慧型组织,之前的是初级组织,再之前的是原始组织,它们都达不到这种功效。原始组织模拟的组织对象是家庭,初级组织模拟的对象是军队,而智慧型组织模拟的对象是什么呢?所以,原始组织把人当马仔看,初级组织把人当机器、当易拉罐看,智慧型组织把人当人看,它是回到人的根本。

  这个理论展开讲能讲四天,这里我只给大家搭一个架子。我讲这个理论,应该来讲,有亮点。当时我一回国,万科就请我讲了几次,然后阿里巴巴来来回回请我讲了近十次,每次都要求我一定要讲一模一样的东西,所以从最高层到中层领导,基本都听过我的课,但是也就仅此而己。中欧每年我就教三四百学生,我的书每年也就卖三四千本,顶多了,所以有时候我会自我怀疑,有时候我会想,也许我的理论有点偏差?也许中国人就是像成龙说的,就是“要人管”?但后来我一点都不担心了,为什么?因为我找到了我的“幽灵军团”。

  我的“幽灵军团”是什么?就是互联网。因为互联网时代的价值观,和我说的智慧型组织的价值观一模一样,就是“平等”“参与”“分享”,更年轻一代的人甚至进一步要求“自主”“掌控”“意义”,马化腾说的生物型组织和我这里讲的智慧型组织,其实是一回事。

  互联网时代下,领导力的新常态

  在这种时代,你如果还用大工业的等级、命令、控制,或者是初级组织那种收买人情的方式来管理企业,就是非常荒唐的事情。组织要变,首先是你要变,做经理、做老板的要变。过去可以靠职位、靠专业积累、靠权力,往后只能靠领导力,只能靠个人的影响力。你说给我40%的股权,我说了算,没用的,等到要拿股权投票的时候,这个公司基本上也差不多散架了。你只能靠领导力。

  我经常讲一句话:“白花花的银子背后是钢铁般的团队,钢铁般的团队背后是老大金子般的人品。”一百个人都看得见白花花的银子,但是,一百个人里面,只有十个人看得见钢铁般的团队;那十个人里头,又只有一个人看得见老大金子般的人品。这个金子般的人品不是纯粹道德意义上的,也是社会学意义上的,也是心理学意义上的,很难很难。

  怎么去提高自己的领导力,我的理论比任何理论都简单,你要想自我管理,先要自我接受;要想自我接受,先要自我认知,你得知道自己是什么人。用最简单的语言来讲,你要想发挥人家的长处,你就得先承认这不是我的长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