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公关公司

成为专家大约需要5年

网络公关 0

  更容易使孩子形成固定型思维模式,他们变得容易回避难题,倾向于完成简单的任务;如果称赞孩子勤奋,他们则会变得乐于挑战难题,并从中学到知识。这说明,我们所接受的教育和我们周围的环境是养成固定型思维模式的罪魁祸首,譬如下面这则报道。

  案例

  被人称为“钢琴神童”是因为牛牛(见图3-4-1)对音乐异常高的悟性,年仅12岁就能拿下莫扎特、贝多芬、李斯特的绝大部分作品,且能将感情色彩也处理得相当到位。牛牛的现任老师、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陈宏宽,在听完牛牛弹奏的莫扎特《幻想曲》之后,竟然感动得落泪,“从来没有听到过一个小孩能有这么深的理解。”

  图3-4-1“钢琴神童”牛牛

  在牛牛的介绍文字中,“对音乐异常高的悟性”取代了“多年的刻苦练习”(实际上,牛牛上学前每天练琴8小时,上学后每天也坚持练习4~5小时),因为这样更有传奇色彩,更有“新闻价值”。正是各种类似的信息,让我们开始相信天赋,让我们觉得通过努力获得的成就不值一提,进而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固定型思维。

  案例

  乔布斯也是练出来的

  乔布斯并没有把演讲的成功当做想当然的事,事实上,长时间的排练才换来演讲过程中表面上的轻松、不拘小节和亲和力。乔布斯通常提前几个星期就开始为演讲做准备,检查要展示的产品和技术。“一个原苹果公司的员工曾经回忆说,这些演讲看上去只是一个身穿黑色上衣和蓝色牛仔裤的人在谈论新的技术产品,真实情况是每场演讲都包含了一整套复杂、精细的商品宣传和产品展示。为了5分钟的舞台演示,他的团队曾经花了数百个小时做准备。”卡迈恩?加洛说(《乔布斯的魔力演讲》的作者)。演讲前,乔布斯用整整两天的时间反复彩排,咨询在场产品经理的意见。在幻灯片制作方面,他亲自撰写并设计了大部分内容。相反地,“我能列举出一大堆企业CEO、高管,他们青睐即兴演讲。这让我很奇怪,企业的领导者花费大量的金钱来设计产品发布、技术演示,但是在临门一脚的时候,他们却没有时间彩排。”

  当年乔布斯正在为发布iMac进行彩排,按照设计,他话音一落,新款的iMac就从一块黑色幕布后面滑出。乔布斯对当时的照明状况不满意,他希望光线更亮一些,出现得更快一点。照明演示的工作人员一遍又一遍调试,始终不能让乔布斯满意,而他的情绪也越来越糟。最后终于调试好了,乔布斯在礼堂里兴奋得狂叫。“如同乔布斯的朋友所说,他追求品质的态度近乎神经质。我们应该想一想,最后一次为准备演讲进行筋疲力尽的排练是什么时候?答案也许是,从来没有。”加洛说。

  摘自《商学院》, “像乔布斯一样去演讲”,作者杨澍

  好消息是,现在不用再为有没有天赋这种事情担心了;坏消息是,刻意练习并不轻松。根据研究,在特定的领域要达到世界级水准,需要花费10年的时间进行练习,国际象棋冠军在夺冠之前几乎全部经过了10年以上的练习。在产品经理的职业圈内,并没有世界锦标赛,一般来说,能够在一家公司内部或者在一个地区内达到比较高的职业水平,工作能力就不再是职业发展的短板了。根据我的观察,一个新晋产品经理在工作实战中达到平均水平大约需要2年,成为专家大约需要5年,还有很多人经过长年的工作之后成为了“有经验的非专家”,刻意练习则能够缩短成长为真正专家的周期。

  案例

  Geoff Colvin是Fortune杂志的总编,当他回顾自己在Fortune工作期间所认识的名人时,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们的脑袋与我们的不一样吗?Colvin翻开世界各地对于这个课题的研究,结果令他意外到提起笔写出了一本书——Talent is Overrated: What Really Separates World-Class Performers from Everybody Else(熟能生巧:一流人才的成长秘籍)。他发现,不同的研究都认为在不同领域中的大师在年少时都不具备所谓的天赋,相反,人们坚信在日后必然会大放异彩的“天才”却不见得能在这些最高级别的排行榜上逗留。他在这本书中引入了刻意练习(deliberate practice)的概念,并认为所有人都能达到世界一流的境界,只要能坚持不懈地练习某一种技巧。

  刻意练习的概念源于20世纪90年代K. Anders Ericsson博士在柏林进行的一项研究,Ericsson博士跟踪研究了一群学习小提琴和钢琴的儿童,历时多年,得出的结论是:“卓越的演奏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他们终生刻意努力在某一特定的范畴下提升表现。”(The differences between expert performers and normal adults reflect a life-long period of deliberate effort to improve performance in a specific domain.)(摘自“The Role of Deliberate Practice in the Acquisition of Expert Performance”K. Anders Ericsson,,Ralf Th. Krampe,Clemens Tesch-Romer著,Psychological Review刊载。)这个结论首先摧毁了天赋论,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同样是努力练习,有的人成才了而有的人却没有成才这一矛盾,刻意练习和糟糕的练习会得到不同的结果。

  刻意练习包括以下3方面的要素:

  关注技能的改进,而不是结果;

  通过反复练习达到明确的目标;

  获得及时有效的反馈,并善用它们。

  刻意练习不是